2020年5月,上汽通用雪佛兰推出2020款科鲁泽。在7个版本当中,有4个装备48伏轻混动力。这种技术的特点在于减排,于是,我把新车体验安排在较为拥堵、且街巷狭窄的北京市区——这样的环境或许更能体现它的优势。

科鲁泽是一款专为年轻人设计的车,主题是时尚运动座驾。这句话可不单纯是广告词,因为,它具备获得年轻人认可的4个必备条件:1,外观漂亮;2,内饰时尚;3,动力较强;4,价格不高。

最初上市的2019款科鲁泽,主要是1.0T普通版、1.0T尚·红版、1.3TRS版。今年5月推出的2020款车型,变化较大,第一是增加了1.5动力,第二是将尚·红版和RS版,全部改为轻混。

1.0T手动欣快版8.99万元

1.0T轻混自动欢快版10.89万元/爽快版11.19万元(尚·红系列)

1.5自动悦享版11.19万元/悦畅版11.79万元

1.3T轻混自动畅快版11.79万元/痛快版12.29万元(RS车型)

什么是尚·红版、RS版——源于雪佛兰的运动基因

雪佛兰品牌的创造者是赛车手雪佛兰先生。这个自诞生之日起,就与赛车结下不解之缘的品牌,在操控及动力方面,一直是很显著的卖点。为了完整体现百年品牌的真面目,上汽通用将代表运动时尚设计潮流的尚·红系列,及运动子品牌RS系列,引入我国。也就是说,如今我国市场上的雪佛兰,有2种颜色的车标,黑色车标是尚·红版与RS版,金色车标是普通版。

2020款科鲁泽RS版的外观——追求雪佛兰跑车元素

科鲁泽是紧凑型轿车,长、宽、高分别为4630×1798×毫米,轴距2640毫米,整备质量1225-1285千克。

车头中网是雪佛兰传承已久的双格栅,连接左右车灯的镀铬饰条,是前脸的精彩之处。微微隆起且带有几根筋线的机仓盖,显得很有质感,据说这是源于雪佛兰跑车的元素。

它虽然只是辆轿车,无法与科尔维特相提并论,但车身很多细节,刻意追求了一些肌肉感。这些与众不同的设计,与追求中庸的一些同级轿车,有着很大区别。

所谓细节,不仅指型面设计,同时包括车身上的腰线、装饰性尾翼、尾杠下沿的黑色装饰,等等。配置方面,该车全系标配前后全LED光源,视觉效果非常犀利。

2020款科鲁泽的内饰——飞翼式双座舱设计

内饰前部,采用曲线式造型,这种造型可以赋予各种形容词,比如飞翼、环绕,等等。总的来说,该车内饰与外观相同,都是在强调运动。其中,双炮筒仪表盘、悬浮式中控屏,很好地突出了这个主题。

我体验的这辆车,是RS版,配有红黑立体剪裁运动座椅和红色双缝线等,很有设计感,也很有品质感。

材质方面,主要是半软材质与软包,视觉感受与触摸感受,都很不错。相比之下,某款知名度较高的同级车,内饰以硬塑料为主,硬邦邦的,感觉不是特别舒服。

配置方面,该车显得十分厚道。

比如,1.0T手动欣快版是它的入门级,指导价8.99万元,主要配置是:车身稳定控制、胎压监测、倒车影像、自动车灯、车窗防夹手、正面双气囊、多功能方向盘、8英寸中控屏、导航、路况显示、车联网、道路救援呼叫、蓝牙电话、手机映射(苹果与百度)、语音控制、双USB接口、7喇叭音响、后排出风口、PM2.5过滤。

我试驾的是12.29万元的高配,除了动力上的差异,配置方面还增加了:运动驾驶模式、并线辅助、倒车雷达、后视镜加热+电动折叠、侧面气囊、定速巡航、天窗、运动外观套件、真皮方向盘、仿皮加热座椅,等等。

在这些配置当中,车机是个亮点——具备个性化云端账户、MychevyAPP应用(含高德地图、在线媒体、实时资讯、经销商预约等)等多项功能,并可享每年100G车载APP终身流量免费服务。

安全方面,它具备包含15项子功能的ESP电子稳定控制系统,以及胎压监测、侧盲区报警等配置。

空间方面,后排座的宽度是1420毫米,高950毫米。当年科鲁兹刚国产时,后排宽1405毫米,高900毫米。可见,科鲁泽虽定位运动,但后排空间还不错。

后备厢容积405升,车内储物空间多达22处,可以满足多样化的需求。

2020款科鲁泽的动力——轻混是亮点

科鲁泽分为1.5、1.0T和1.3T等3款动力,我试驾的这辆1.3T,是一台双喷射涡轮增压发动机,匹配6速自动变速器,最大功率120千瓦、最大扭矩230牛·米,满足国六b排放标准,并可享8年或16万公里核心部件质保。

质保期长,是它的亮点之一;亮点之二,便是48伏轻混。

关于48V轻混的技术特点,前几年曾议论过好几次,这回不再赘述。因为,德系车、美系车采用这项技术的,已经越来越多。它与“重混”相比,节能方面比较弱,但成本也没那么高,比较容易普及。也就是说,这项技术对于车主来说,最大的好处是:

1,花费几乎没什么增加,省钱;

2,满足政府排放的管理,合法;

3,加速性依旧保持原样,有劲。

48伏轻混系统当中的电机,在起步、加速等环节,都能助发动机一臂之力;当车辆处于断油滑行、制动减速等状态,能将能量进行回收,储存在动力电池里,因而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油耗。事实上,混合动力车型当中的能量回收,是个很好的优点,不仅节能,还可起到一定的制动效果。比如在山区连续下坡时,效果会更明显——毫无疑问,此举对安全有利。

科鲁泽的48伏轻混系统,由48伏电机、48伏动力电池、电源管理模块和混合动力控制单元组成,它通常可降低大概10%的油耗。

据工信部数据,1.3T科鲁泽的综合油耗是5.8升/百公里,此次推出的1.3T轻混,综合油耗降低至5.3升/百公里(1.0T轻混是4.7升/百公里)。我在拥堵的北京市区,行驶32.5公里后,仪表显示油耗7.3升。这是个很好的成绩,以北京路况而言,即使是10升左右的油耗,我认为都很正常。

因为,北京人口过于稠密,许多道路从早到晚车水马龙,几乎没有停歇。走一步停一下,是比较常见的现象。之前试过某款车,郊区油耗大致在9升左右,遇拥堵路况,油耗就会升至13升甚至14升。所以,我的同行们搞试驾,通常都会在京郊,一来节约时间,二来避免油耗太高,数据实在拿不出手。

而我这次将科鲁泽试驾选在北京市区,主要源于2个考虑:

1,市区拥堵的路况,是48伏轻混动力的最佳用武之地。

2,它的动力表现很好(0-100加速9.6秒、40-80加速4.3秒),起步迅速、提速敏捷,再加上灵活的身材,在北京狭窄的街巷里,很占优势。

实际的表现确实如此。在一天时间里,我从东直门出发,将北京昔日的4个老城区全走了一遍(东城区、西城区、崇文区、宣武区,如今崇文宣武已并入东西城),全天行车119公里,历时8个小时。用最为真实的驾驶,证明了它的油耗、动力与灵活。

接下来,为您盘点一下全天的行车内容。一方面能说明这辆车的优势,另一方面,为到京游玩的朋友,提供更多线索,而不是仅仅局限于长城、故宫。此次试驾,算是一举两得吧。

第1个:成贤街。

这里有原汁原味的老北京街道——四合院、槐树、牌楼。街上还有保存完整的孔庙与国子监。

北京孔庙气势上不如曲阜孔庙,但古物甚多,尤其是历代进士题名碑,非常珍贵。隔壁的国子监,是元、明、清三代国家最高学府,里面有座名叫辟雍的大殿,被梁思成先生誉为北京六大宫殿之一。

第2个:老生故居。

从成贤街出来往南,来到王府井,旅游者们都爱到这条街游逛,可在它的周围,还有许多更值得看的古迹。

位于王府井大街北段灯市口附近,有条丰富胡同,其中的19号,是老舍先生的故居。

这位“人民艺术家”生命中的最后10多年,是在这里度过的,直到走向太平湖。

第3个:万松老人塔。

从王府井大街北口往西去,沿五四大街、景山前街、文津街,直奔西四,这条街被誉为北京最美的街。实际上,北京城区范围内,有许多环境优美的街道,与高楼相比,这些街道,才是当地人最喜欢的。

到了西四的丁字路口,能看到一座不高的砖塔,它是金元时期高僧万松行秀的墓塔,刘秉忠与耶律楚材都是他的弟子。砖塔旁边的砖塔胡同,被誉为北京最古老的胡同之一,在元朝就有了。

西四北大街上,还有许多胡同,都是元朝遗存,格局至今未改。

第4个:鲁迅博物馆。

从西四沿阜内大街往西,快到阜成门时,路北有条巷子,这里是鲁迅先生在北京的最后一处居所。故居保持完整,且增建了鲁迅博物馆。

鲁迅在北京有四处居所,前三处分别为绍兴会馆、八道湾、砖塔胡同。

第5个:五塔寺。

从阜成门往北,到了西直门往西,在动物园后身有条河,它是通往颐和园的长河。老北京有一景“长河观柳”,指的就是这里。

紧靠河边,有座始建于明朝的寺院——真觉寺。寺中有座金刚宝座塔,因而被俗称为五塔寺。如今,金刚宝座塔保存完整,同时这里还是石刻艺术博物馆,房山金朝皇帝陵的部分石雕,保存在这里。

第6个:明清北京城墙遗址。

回到西直门,沿二环路,前往南城。昔日北京规划时,曾设想沿皇城修建一环路,沿北京城修建二环路。令人遗憾的是,北京城墙没能像南京、西安那样保存下来。

50年代决定拆城墙时,引起一场争论。可最终还是拆了。万幸的是,在崇文门与东便门之间,无意中保存了一小段,如今保护起来,称作城墙遗址公园。

北京城分为内城与外城,前者周长40华里,共有9座城门;后者周长28华里,共有7座城门。如此庞大的一座东方古城,如今只剩下这么一小段。

第7个:袁崇焕墓与祠。

城墙遗址公园附近,是广渠门内的白桥大街,街上有袁崇焕的墓与祠。我停车的这个地方,马路对面一片树林里,就是袁崇焕的墓。

袁崇焕是位抗清名将,冤死后,部下佘义士将他安葬在这里,并为其守墓。临终前要求后代继续。从此,佘家人世代相传,第17代守墓人佘幼芝女士,在2020年8月去世。如今是她的女儿焦颖接班。

一个普通人家,能有如此壮举,实在令人敬佩。

第8个:先农坛。

从广渠门内大街往西,原本的街道在2001年被展宽,街道东端是广渠门,西端是广安门,故此街的新名字是两广路。这条街上的古迹同样不少,比如教堂、八大胡同、纪晓岚故居,等等。

到了珠市口,离开两广路,沿北京中轴线往南,过天桥后,路东是游客很多的天坛,路西是游客很少的先农坛。

先农坛如今是古代建筑博物馆,大门位于东经路。这里不仅有先农坛、太岁坛,还有皇帝亲自耕种的“一亩三分地”。

第9个:燕墩。

先农坛南墙外,是永定门。城门在2008年被修复,从此,北京中轴线算是完整了。永定门外的路边,有座高台,它的上面,是元、明时代北京的“五镇”之一:燕墩。

昔日北京按照五行当中的金木水火土,设立了“五镇”,这个燕墩是火镇,原物为一对儿,另一个在首都博物馆。

第10个:法源寺。

从永定门往西,过陶然亭,是一片古色古香的老街区,比如这家涮肉馆,是周围老街坊们的最爱。

在北京最古老的东西主干道——南横街上,有座法源寺。这座寺院是李世民率军东征高丽、失败而归,为安抚人心所建的,最初叫悯忠寺,是北京城里历史悠久的寺院之一。

李敖写过一本《北京法源寺》,但书中内容与唐朝无关,主要是以这座寺院为背景,讲述了清末的戊戌变法。不过,法源寺的环境非常棒,尤其是每年4月丁香盛开的时候。

围着北京四九城,逛了一圈,该歇会儿了,同样在南横街,还有个著名的老字号“小肠陈”——卤煮小肠和火烧,北京话将其称为“卤煮”。

卤煮其实很普通,昔日的主顾大都为穷人,是个物美价廉的好东西,既解馋又解饿。最早的小肠陈,主要卖卤煮,小菜与白酒都是陪衬。如今店里的内容很多,甚至还有炸灌肠、蒜肠、酱牛肉,等等。

驾驶着科鲁泽,围着北京转了一圈之后,对这款车的印象更深了。

印象之一:驾驶感很好,提速很畅快,在小街小巷里穿梭,很有优势。

印象之一:全天平均时速才20公里,可见拥堵之巨,但油耗成绩不错,可见轻混动力的优势。

这些年我国盛行SUV,可相同的底盘、发动机与变速器,如果是轿车,售价会便宜许多。对于多数人来说,买车主要是日常代步,这种需求轿车恐怕更合适。一方面是买着便宜,另一方面是用着便宜,比如这辆带有轻混的科鲁泽,在市区代步,挺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