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有灯泡吧?LED的那种?

2014年10月7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瑞典皇家科学院灯光闪耀,201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即将在此诞生。

终于,棋子落地。

2014年诺尔贝物理学奖被授予三位日本物理学家,而他们的发明,正是“高亮度蓝色发光二极管”,也就是大家现在习以为常的LED。

颁奖词写得尤为动人:白炽灯照亮20世纪,而LED灯将照亮21世纪。

其实生活一向如此——你身边很多不起眼的东西,没准就是曾经改变世界的伟大发明,比如我们今天文章的主角——负压救护车。

这段期间,“负压救护车”这个词出现频率之高,不亚于山东人民捐献蔬菜的吨数。

美的集团捐赠的华晨雷诺金杯牌负压救护车

负压救护车是什么?

它凭什么在疫情期间一举走红?

我们普通的民用车又能否从它身上借鉴些先进经验呢?

今天咱们就来大白话好好聊聊这个话题。

负压救护车,从名字上也能看个大概,就是车内救护仓气压lt;外界大气压力的救护车。负压的“负”字,就是小于的意思。

负压有什么好处呢?

举个例子,比如打完篮球后你渴得不行,抓起一瓶矿泉水直接对瓶吹。

喝着喝着,你发现瓶子越来越瘪,把水喝到嘴里用的劲儿越来越大。

这个时候,瓶子里面就是负压状态。

你喝完了,把瓶子一丢,空气立马涌进来,把瓶子“撑”回原来的形状。

这个操作,就是瓶子恢复正常气压的过程。

换回到负压救护车上来:由于负压,车外的空气可以自由进入车内,而车内的空气则无法自己“跑”到车外面去。

对于2019-nCoV这种靠飞沫就能实现传播的病毒,普通救护车存在扩散疫情风险,负压救护车因此大踏步走上了历史舞台。

当然,原理很简单,但专业的负压救护车的内部设计就要复杂很多了。

首先,负压救护车里面被污染的空气怎么处理就是个问题。

这个“塑料罩”学名负压隔离仓,是负压救护车的第二道防线

为此,负压救护车内部集成了送风、排风、空气过滤、紫外线杀毒、负压检测与报警等一系列功能在内的“排风净化装置”,保证排出救护车的是没有病毒污染的空气。

这一车的医疗设备也不便宜

加上车内搭载的医疗设备(应急抢救)、电器设备(如供电系统)、负压制备系统、售后保险,一辆普通的负压救护车轻轻松松就能卖出全新保时捷718的价。

早知道救护车贵,没想到负压救护车竟是救护车中的劳斯莱斯吧?

只有乘员舱完全密闭,负压才有意义

可惜,我们的普通车无法做到完全密闭(救护仓,对于民用车来说就是乘员舱了),很难做到负压救护车那样的防护级别。

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不一定,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咱们普通车制造不了负压,但如果车内始终正压或略高于大气压力的话,外界空气是不是就涌不进来了呢?

理论上的确可以。

就像把矿泉水瓶灌满水再拧上盖一样,我们的确可以得到一个相对与世隔绝的乘员舱环境。

实际上特斯拉就这么干过。

特斯拉的“生化防御模式”就是利用超大尺寸的HEPAE12级空调滤芯和最大化空调出风量来营造一个相对“正压、隔离”的驾驶舱。

特斯拉的HEPA空调滤芯相当大,是普通车的十几倍

相信经过疫情的洗礼,特斯拉这套解决问题的逻辑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各大品牌的各大车型上。

此外,其他车载空气净化手段的普及也大有希望。

例如小鹏G3即将推送的高温抑菌模式(远程升温到56℃一小时,多次持续60分钟循环杀菌)、荣威车载紫外线灯远程灭菌技术、负离子发生器、更高规格的空调滤芯等。

就像我在《认真科普:换上“N95级”空调滤芯,汽车就能防病毒了?》一文写道的那样:衷心希望这次2019-nCoV疫情能“坏事变好事”,带来一些正向、积极、符合科学原理的改变和进步。

相关推荐